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忘忧

轰焦冻他喝酒,坐吧台前手里虚虚地握着杯子,橙色灯光映得杯子透透亮亮,里边儿的冰块儿浮着,惹得他定定地在那儿望了好久。背景音乐他没听过,他本来也就是鲜少接触到这些,只觉得这歌闷得慌,让他有点儿呼吸困难,也许也是灯光作怪,昏黄色,像是黄昏之类的颜色,把人引向那边儿的新天地里去。

旁边儿这时候来了个绿色海藻头的男人,自如地拉开凳子坐下,看上去年轻,斜斜朝轰投来的视线却带着点儿沧桑的意味儿,“哎,是你呀,轰君。”其实这句话他本不必说的,毕竟轰焦冻的外貌特征明显得很,此一番不过是作个开场白,打招呼嘛。轰只沉沉地嗯了一声,便是连头都没抬的,他脸上年代久远的烧伤此刻也像是活过来一般,溶进了四周,把他的情绪...

+

Ice Dream

Cp:爆轰(爆豪胜己x轰焦冻)

文:共旦

warning!:十杰pa


bgm请点【这里】


      睁开你的双眼,在它还没有永远闭上之前,尽可能的去看。*


    “这么自由真好啊。”


      说出这句话时,少年没有去看那人的眼睛。正值炎夏,天空澄澈,只一些被拉扯成絮状的云零零散散的漂浮着。他们坐在高高的城墙之上,脚下是万丈悬崖与枯松,再往下能听见流水敲击石块的声音,他的手边是爆豪红色...

+

个人向推荐

说好的自己喜欢的tag下一些爆轰文的归档


首先感慨一句我终于回家了(。


私心推荐、无关热度,懒所以不写感想,随机掉落一些自己喜欢的句子(轻松向就算了),人怂就不圈作者了。再强调一次、全部是私心,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xxx的,理由就是没有戳到我喜欢的点。(至于我自己的………………不提了不提了)


也请别跟我扯无差和攻受不明显的问题,我个人不喜看到这种言论

不瞎扯了……除了第一篇其余无先后顺序


【UNADMITTED。】

作者:id:火鳥。


说是不写感想,但这篇一定要写,就是这篇推我入爆轰,写的非常好,我很喜欢的一篇。


•世界希望我们

+

ハルノユキ

      “久远的记忆又和春天的气息一起,又在今年此时来到了我的身边。”

cp:爆轰(爆豪胜己x轰焦冻)
文:共旦
Warning!:天朝高中生pa,前篇爆豪视角请点主页,名字是《牵牛花凋谢之时》,不方便的链接会在评论放出。

      今年的樱花开的格外的早。

      空气中还残余着些许冬日的清冷,有些像清晨布谷鸟的第一声鸣叫,又有点像小巧点心上的糖霜。轰焦冻挎着包来到了当地的同学盛情推荐的一处樱花园,还是早上八点,人不算太多,叶子遮遮...

+

呓语

爆轰

我曾想过很久,我对你究竟是何种感情。说爱太过热烈,说喜欢却又过于轻飘飘了,只一阵风便能吹走似的。

而我们的关系,正如所有人所看见的,糟糕,一塌糊涂,你会毫不犹豫地往我脸上爆破,同样的,我也会不留情面地让你被冻成个冰棍儿——这或许是个预兆、你知道的,我们的生活就是预兆,不是预示着未来就是揭示了结果,有很多事,一开始是不被察觉的,回忆起来却又无比清晰,就像我只会用冰冻住你,而不会把你烧成肉串儿——听上去太不像英雄所为了、但我想,你应该能明白我在说什么,火总是容易伤人的,而我不愿意让你受伤,也许这就是我总是在你面前败下阵来的原因,从毫无预兆的告白,到唇齿相接,到一同滚到同一张床上去,我总是...

+

爆轰合志《Chronostasis》印量调查

特别激动紧张……!

夝暝Clear_sleep:

    这是一份多位文手和绘师参与的合志,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印量调查走微博,请大家认真投票,点这里就好,万分感谢。下面是初宣宣图,内含文章试阅。



+

割れたリンゴ

爆轰

来自新世界paro,没看过的可以当做普通的一方死亡加失忆梗看这篇(我是不是剧透了)

》》

后来,直到很久以后,他们才意识到自己曾认识那样一个人,有着肆意的笑容和无所畏惧的眼神,他的一抬手一投足都是如此吸引人的视线,而最后、那人却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

是红色的花,红色的花把那个人吞噬了。

轰焦冻今年十九了,理应是记忆力最好的时候,但这日他醒来,却恍然觉得自个儿把哪个谁给忘了。他左思右想都找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记得刚刚的梦里有盛开着的红色的花,像是在燃烧一样,本来是个普通的梦,就如同他这些年来做过的大部分的梦一样,但他却从那颜色里看见了些许旧日的残影。

比如什么人的眼睛...

+

吐息

Cp:爆轰(爆豪胜己x轰焦冻)
文:共旦
Warning!:没什么要注意的,成年职业英雄期

他睁眼,看见了黑。

是曾真切地在白日里发生过的,此时却像场虚幻梦境中的黑白电影,有人在哭喊,有血,有倒下的建筑,有死去的人。它的声音被谁掐断,他听不见,他看见眼睛,很多眼睛,自水泥板与水泥板间的缝隙中出现,自万英尺下的海底出现,自深渊中,自杂草丛中,自血泊中,眼睛,目光,视线,尖叫,哭泣,他看见了,那一双双未合上的眼睛,他自那些眼睛里看见了火星,即将熄灭的火星,因他燃起,因他熄灭,化作灰烬。无法拯救的人,还未来得及拯救的人,被放弃的人,牙牙学语的婴儿,蜷缩着身子的少女,老人,肩负着家庭重任的青年。

你...

+

夭寿啦有人爆炸啦!!!

cp:爆轰(爆豪胜己x轰焦冻)
文:共旦
warning!:写着自己爽的(……),对不起我真的想不到标题了,我也不是个文明人,罪过。

我喜欢你。

他说。

我他妈说我喜欢你你到底听不听得懂!

年少时的一点情愫总是来的猝不及防又毫无道理,也许是风,也许是掉落的笔盖。他暴躁地把人衣领子一拽再往墙上一砸,好不讲道理,红眼睛里七分冲动两分怯懦一分孤注一掷。现在是下午六点五十八分,太阳西斜,该回家了,路灯也快要亮起来。

叮咚叮咚小孩子骑着单车驶过,铁与铁碰撞,人与人的冲突。天上航迹云被风扯散,融进了一片赤色,而那颜色此刻覆盖了眼前人,让他看不真切。有些话一旦说出口便失去了意义,回答与否莫约已不太重要...

+

谁引我入明火

cp:爆轰(爆豪胜己x轰焦冻)
文:共旦
Warning!: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只是喜欢那种氛围虽然我觉得我没写出来。标题出自一首歌《我从崖边跌落》,同学安利的,我很喜欢歌词。

“要吗?”

手背上传来冰凉的触感,轰焦冻偏头看向坐在旁边的爆豪胜己,少年偏着头,只是递来了一瓶水,然后无话。

入目皆是断壁残垣,八月的太阳太过烤人,他们蹲坐在一块断墙后稍作休息。轰焦冻眯了眯眼,风带起尘土,他接过水稍微喝了一口便又放了回去。热,累,残缺,他头一次觉得自己的战斗服是个累赘,背靠着的墙仿佛成了烙铁,传递着热度。他又偏过头去看爆豪,但这人还是将视线投向很远的地方。轰顺着那个方向看去,只有火焰般晃动的地面,...

+

© 共旦不写完稿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