にすなご

我没有资格

1000 years

Cp:柚木普x八寻宁宁 
文:共旦 

花子君,花子君,柔软的黑色短发与橙色的眼睛,学校七大怪谈之一的花子君。本以为会是一位剪着短短的头发——大概到耳侧啦,那种可爱的长度——穿着古旧的校服裙,会在黄昏时分在空空荡荡的走廊里跳起舞来的女孩子,结果没想到是男生呢,不过也还算不赖啦。虽然完——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什么的,首先!就身高来说就完全不合格了。不过介于这家伙总是悠哉悠哉的飘在半空中,也就姑且忽略掉这个问题吧!就当我放他一马啦。 

花子君总是笑得很开心哦,橙色的眼睛里盛着能将整个世界都照亮的光芒——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嗯……其实也是个很任性很麻烦的家伙,但是呢,也很靠谱,总是在帮我—— 

八寻宁宁闭上眼,在深深的深深的梦境里看见了月光。 

似乎总是这样的,她在这边的世界里将眼睛闭上,然后便能够见到那孩子,那个小小的,叫柚木普的,名字有些怪怪的,明明不是真实的映像,却比谁都要温暖真实的男孩子。身上有很多伤口,有着挂着小火箭的钥匙扣,把一颗来自月球的小石头当作宝物,物理方面很擅长,天文就更拿手了,嗯,体育方面也还不错,有点固执,喜欢吃甜甜圈,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是个普通的小男孩,以及——想要到月亮上去。 

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啊。她看见他在窗台前,风把他那柔软的黑发轻轻扬起,脸色有些苍白的少年人脸上那块纱布格外显眼,橙色的眼睛跟现在作为地缚灵的花子君非常、非常的不一样,那是死掉的,掉到地上,腐烂掉的橙色。明明他笑着大大地张开手臂画出从月球到地球的弧线,但他的眼睛,那灵动的,明亮的,橙,能够将全世界都燃烧起来的颜色,率先将其本人给灼伤了。 

他说:老师,今天已经可以看到月亮了哦。 

他说:你有想过去月球吗。 

他说:月亮那么大又那么美,肯定是个超级棒的地方呢。

她看见他坐在窗台上,一瞬间万亿星辰自他身后流淌而过可他却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个地方。 

柚木普说:我哪儿都不去了。 

八寻宁宁哭着抓住还是个小孩子的柚木普的衣摆,在漫天的烟花下想起了宇宙、星辰、梦与小小的地缚灵。他那么小,眼神那么明亮那么纯粹,他是那么那么的想要到远方去—— 

「我看过他的未来了,他会成为这里的一名老师。还是理科老师呢,而且——」 

哪怕是已经成为了地缚灵的现实,她也想要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让这场梦永远的永远的持续下去。时间停驻此刻,带着妖怪面具,穿着浴衣的男孩笑嘻嘻地跟她讲着自己的梦想。然后沙漏不停翻转,他终将成为那个七号怪谈。 

花子君,花子君。明明是个怪谈,却那么温柔那么可靠。让她能够被他拉着一路往前走,他们被人鱼的鳞片紧紧相连,那血液与温暖都还在。 

「而且——更加喜欢星星了。」 

去吧,去成为宇航员吧,红色的给你,我的也全部给你,去吧,哪怕我们永不相遇,哪怕当我再一次睁开眼来脑海里有关你的一切都有如潮水渐渐退去消失。花子君,花子君,柚木普——阿普。 

柔软的黑发,橙色的眼睛,笑起来叫人高兴。也许是宇航员,也许是理科老师,阿普,阿普。时间与时间牵扯不断,世界与世界重叠交错,唯独想见到的是活着的你,温暖的,如同那个虚假梦境里一样和普通的少年一般会恶作剧会笑会呼吸的你。 

去成为宇航员吧,阿普。 

而我将在这里,哪怕时间洪流要将我们分散开去,在这一处小小的梦境里,我也会持续的喜欢着你。 

因为你是你呀,虽然性格捉摸不透,又任性又像只猫。但却是那个总能牵起我的手的好地缚灵。我们如此相近,只隔咫尺,却又如此遥远,跨越了此岸与彼岸,但我们总要在一处又一处的境界里牵起手的,然后我们一起向前,不断向前,到更加美妙,更加明亮的地方去。 







END.

摸鱼,他们太可爱了。

我爆哭。 

评论
热度(13)
  1. 侧耳倾听にすなご 转载了此文字

© にすな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