にすなご

我没有资格

你知道捕捉灵魂是不可能的,他们在脱离了那死气沉沉的肉身之后便成了水,成了空气,成为了你永远无法用你那双手所触碰到的某种透明织物。

我在有着天竺葵绽开的清晨醒来,希冀着在脱离混沌的梦境后能见到那双与我相仿的眼睛。但事实是我的工作室里谁都没有,除了我,我,和我。自从在那条仿佛永远走不到尽头的路上失去了你,我的生活便失去了意义,正如清晨你曾赠我的玫瑰,它开到最盛,而后腐烂,成了看不出形状的东西。

我是没有办法再见到你了,这一点我比谁都要清楚,但我仍抱着虚无缥缈的希望,试图在粘稠的颜料里,在闪光灯里捕捉你的碎片。我有时会觉得我们仍然在逃亡,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我的同胞兄弟,是否是因为我夺取了你的养分,才让你一路飘散,灵魂融进苦难的泥泞路,而我却比谁都要健康的成长了。是吗,是吗,是的。当初我们呆在同一个地方,手牵着手在温暖的水中沉浮 。我的眼睛全是黑暗,我好热好痛快要死去,他们全都伏着身子用那黑色的蓝色的棕色的眼睛要将我刺杀,可即便如此你依旧紧握着我的手与我永不分离。有人说同胞兄弟生来就是要互相掠夺着成长的,他们一个杀死另一个,在那一片无瑕的黑里,然后死去的那一个便成了另一个的血中之血,肉中之肉。可你,可我们是不一样的,但你为何还是死去了,如若如此当初你便该松开我的手,叫我堕入那水底永不再浮起。

所以我来陪你了,我要用那连接你与我的机器将自己切碎,如此一来我就能够去往你所在的世界里。有人说这是歪魔邪道,他们不明白你。他们说我是幸运的,可不是这样的,我才是最不幸的那一个,我是被遗弃在这世界上的孤寂的灵魂,所以我要来寻你了,我们将在黑白的世界里,在那片黑暗中,再度手牵着手一同漂流。

评论(2)
热度(29)
  1. 侧耳倾听にすなご 转载了此文字

© にすな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