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AOTU/雷卡]好梦留人睡

共旦/文


所谓星轨即是——?

如同梦一般的轨迹,无色的宇宙的纹路,与梵高所绘的不同的,行星的未来,或是过去,或是未来的未来。

人们往往相信自己所见的,所谓眼见为实,然而有时它并不为真实且,“所谓真相,其实是最没用的东西吧。”雷狮如此说到。他向来是被人称作叛逆的,这般发言也即是情理之中。他斜眤着,比他小上几岁的卡米尔并未做出回应,只是坐在他身边出神的盯着眼前被夜色模糊了的地平线。他们一齐坐在一块浅灰色,在夜色下反射着光的石头上,脚离地面一二十厘米,红围巾搔着雷狮撑在身后的手背,怪不舒服的,于是他凑近卡米尔,顺势把手抬起复压到了刚刚碍着他的围巾上边儿。

“哎卡米尔,想什么呢?”

于是他的这位弟弟终于抬起了那双蓝盈盈的眼睛望向了他,雷狮一直觉得卡米尔眼睛好看,与他的很是相配。蓝与紫,正如逐渐沉淀在最下层的星夜。卡米尔只是这么看上一眼,然后又把视线转了回去,身前繁星气息微弱的闪烁,卡米尔开口,声音也像是跟着星星一齐沉入了广袤的宇宙之外了——“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和星星一样。”


“耀眼的?弱小的?”

“不。被规定好了行程的,被宿命束缚着的,”卡米尔快速且小声的念出几个形容,后又瞥了眼雷狮,将肩膀稍稍又耸起了一些,好让自己的声音被围巾堵住,“……大哥你肯定是不喜欢的吧。”

雷狮啧了一声,然后又露出了他惯于的那种笑,“卡米尔,真相是没用的东西啊。而且——”,他侧过身来与卡米尔面对面,偏着头一副看戏似的愉悦,“这是谎言。”

“那些发着光的星星可不会动呀卡米尔,所以你刚刚所面对的可能出现的轨迹是谎言。我不是教过你吗?”

“……哎?”卡米尔眨眨眼,“但是,会沿着轨道行进的星星也是有的。”

“你怎么知道那轨迹不是它们所选择的呢?”

“它们被比自己更加巨大的质量吸引着……”


“正如你被我吸引着?”

卡米尔感觉自己不由自主的浑身一僵,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是把自己刚刚说到一半的话说完还是……呃,他有些不知所措了,他有些想把自己的视线从雷狮面前移开——对方正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不知道谁更像个小孩子哦……他暗悄悄地在心底说着自家大哥的坏话,却还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好。但很明显雷狮现在摆明了就是要逗他,于是卡米尔小声地清了清嗓子,看着雷狮的眼睛,口齿清晰字正腔圆地开口:


“事实如此……或许这即为宿命。”


然后雷狮的笑突然静止了一刻,他想,自家这个弟弟,初见时还不到自己腰际的,他的卡米尔什么时候也已经能做到让他哑口无言了呢。

正经这点真的很让人有些束手无策啊。雷狮用手抹了把脸又坐回了最开始的姿势——跟卡米尔肩并着肩,最后他叹叹气,“卡米尔……好啦。”

“是,大哥。”


end



一点不在正文放出以免影响阅读效果的内容。


卡米尔:是,大哥。
雷狮:又来了,卡米尔式的正经发言。
卡米尔:大哥,明明是你先的。


“它们被比自己更加巨大的质量吸引着……况且,大哥你怎么知道你选择的道路就一定出自你的主观意志,而且命运必然呢?”

“……卡米尔,闭嘴。”

这话(文)没法儿继续讲(写)了

没了,就是这样两段,最后那个我还蛮感兴趣的,就是这么写的话我肯定写不下去了。而且以卡米尔的性格应该是不会这么直接讲出来的……这种绝对会让雷狮烦躁的话。

真相是没用的东西,是太宰先生的《秋风记》里的一句话,应该是秋风记吧。

然后是标题,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梗的话来自深夜极限60分星轨梗。

身为一个已经读了将近一年半文科的且对物理不感兴趣的人……我……出错了别在意……我在用我只剩点儿渣子的初中物理的记忆写这玩意儿……没了。

我不碎碎念了……。

评论(3)
热度(23)

© 谁与共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