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浮生只合尊前老

易月生中心

》》

易月生活的太久啦,久到他一闭上眼,就觉得自己这一觉啊,能睡到黄泉那头。

那头有他的大小姐,身着粉衫,撑着把油纸伞回头对他弯眸轻笑,唤他,易月生。然后她会向他走来,每一步都会踏碎数百年的记忆,最后亲手赠他一碗孟婆汤,让他一饮而尽干干净净再临人间。

不,不对,然后易月生想,她怎么会在那头等我呢。

小桃红活了很久,要做的事很多,未做的事也很多,留给易月生的却少之又少。但每件都棘手的不得了,比如她的猫,她的女儿,以及那个管理局。易月生拿着把多年前从仓库里顺出来的,不知是哪个年代的扇子盖在自己脸上,颇为享受的半躺在这里唯一一把躺椅上,上头阳光明媚,正是栀子花开的正好的时节,满院里都是这样的清香。

之后院门被推开,季萱走了进来,披了半席春风半席暖阳,谢青跟在她身后,不言不语,缄默地站成一座仅为一人开的堡垒,栀子花的香气哗啦便涌入进了易月生的眼里,在这个平凡的日子里。如果忽略掉季萱进门后委婉地出声指责易月生颓废不干正事的话,易月生觉得此情此景应当被自家的那些鹰眼们好好记下来,今后逢着大雪的日子时,读一读尚且能驱散砭骨的寒意。

评论(7)
热度(23)

© 谁与共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