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头像from白原太太

安特库,安特库,现在的你会在什么地方呢。如今我时常做梦……或是说我一直在一场噩梦中清醒着。我看见你,看见天地一片白茫茫中你回过头对我微笑,你叫我的名字,法斯,可我好像已经连你的声音都记不起了,我只记得那刺耳的宏大的骚音,就像冰锥落地,而你离我而去了。流冰会说话,飞鸟会说话,可你不会了,你觉得宝石人会拥有灵魂吗,当我的身体破碎时我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说,那么我在哪儿呢,你又在哪儿呢,你真的在月亮上吗。我觉得你好像就在我们的身边,那些离开我们的其他人也是,好像一直在我们的身边,他们、即便我们看不见,但一直都在,在我们的话语里,在我们投向远方的视线里,你是我的蕾贝卡*,我的梦……安特库,安特库,你能听见我叫你的名字吗,听到的话就对我笑一笑,好不好。我知道你是回不来了的……但我仍抱着我渺茫的希望。希望在下一次冬季来临时,伴随着第一朵雪花落下,你从窗边的你的安眠之所中伸出手,然后站在一片冰天雪地中,我们一起去听流冰说话。




*出自《蝴蝶梦》

我好心疼法斯……………………(。)

评论(2)
热度(24)
  1. 侧耳倾听谁与共旦 转载了此文字

© 谁与共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