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

VNC



路易,路易,路易。

比我年长一岁的,学识渊博,处事成熟,偶尔会做小恶作剧的,我的哥哥。


路易。




那还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我还小,诺也还小,哥哥也是,我们都很年幼,总以为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没有什么能将我们分开。每次乘上马车离开爷爷家时,我总是笃定的相信着下一次仍能见到他们,并且满怀期待。但悲剧往往来的悄然,在不经意之时就降临到了我们的身上,伸手去抹时,只觉得肩上、发梢,衣服上都是粘粘的、全是血。


我的哥哥,如果能长到现在的话,应当已经被时光切割成了更加成熟的样子吧,在舞会上时他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我几乎都能想象出来那个场景了、我的哥哥呀,路易他一定会笑着,半是无奈,却又多几分稳重地牵起女孩子纤细的手,跳起舞来的吧。他跳舞时总喜欢踩着人的脚,却又在诺踩到他时满脸嫌弃、真是想来就让人发笑,不过他就是这样的,讥讽起人来毫不留情,但却又比谁都要温柔。


自从哥哥离开我们后诺开始不再吸血了,他本来就抗拒着看到那些东西,性子也一直都孩子气得很、那些日子我每次去爷爷家时——其实我也不愿意去的、那个时候我也还只是小孩子,但是只要想到诺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个曾经供我们大家一起嬉闹的花园里时,我就、我就无法抑制地再次去往那里、我的悲愁之城。而每当我敲开诺的门时,他总是一副悲伤的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平常就是一张木讷的脸,这时候就更灰了。我知道,他想要,但是以前他只会吸路易的。


爷爷曾说过我和路易长得像,不愧是兄妹。黑色的短发,鬓发在耳侧微微内扣、中分刘海,看起来就很聪明。当我回家后独自站在梳妆镜前时、我鬼迷心窍地想着,也许我能代替他——




诺看着我,一面哭着,一面颤抖着咬破了我的手指,有温凉的液体一滴滴落在我的手心,我的领口,他在哭。



其实我还是怕疼的,但是现在不怕了,我长大了,我不能像个小孩子一样,我已经不再年幼,头发也很长了。






正是春分时候。

End

评论(2)
热度(9)

© 共旦不写完稿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