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雁过也

Cp:出茶(绿谷出久x丽日御茶子)
文:共旦



  

          失重:物体失去原有的重量,仿佛你所见的一切都在飞速离你而去。






丽日御茶子从座位上站起来,下课铃刚响过一会儿,她把桌上的笔一支支收进姜黄色的笔袋里,其中有她偏好的叶绿色,虽然写在纸上很浅,但她却一直使用着,这支用完了,便又去买来同样的一支,一开始是觉得好看,后来升了雄英,便觉得这颜色成了自己的幸运色,连带着笔也添上了好运的祝福。摊开的活页本上是匆忙记下的几句英文,她站在那里低头看了一会儿,长长叹了口气,但表情却远没她的叹气声表达出来的那么遗憾,倒是显得轻松了。她把桌上剩的些东西全塞进包里,便开始转头在教室里寻找着结伴一同回家的两位同学。



那位头发总乱糟糟卷着的墨绿发色男孩正仰头和红发男孩说着什么,从丽日的角度看不见他的脸,但她看见那个男孩肩膀微微耸起,单手挠着后脑勺的动作,便知道他定又是一副拘谨的笑着的样子。她觉得他们可能还要再聊一会儿,便稍微踮起脚来寻觅着另一个戴眼镜的,总正经得让人一开始有点受不住的那位,结果饭田也正坐座位上弓着背,眼睛离桌面近的只几本书厚的距离,他在奋笔疾书着什么。于是她更大声的哎了一声,抱着书包又坐回自个儿椅子上,开始晃着身子等他们忙完自己的事好过来。她向来心善,不去催别人的,小久在和切岛同学谈什么呢?常暗同学都难得的加入了他们的讨论。明明太阳都下山了嘛,丽日鼓鼓面颊,却还是坐在自己座位上等着他们过来找自己,手臂把包环抱在身前,她不自觉的用鼻音哼起了歌,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意识到自己正在哼歌这一点。



那个男孩儿,她曾经对他伸出手,也曾被他救过的男孩子背挺直的在谈话,虽然声音有些弱,但丽日看他从未退缩过。夕阳的意味渐渐浓厚了起来,她看着他,校服灰蓝的布料有些硬,所以看起来他成熟好多,虽然个子还不算高,但身形早已有了少年模样,只待时间慢慢将他打磨。丽日突然就觉得那个背影是如此的——如此的让她难以企及。



“小茶子你还不走吗?”梅雨从旁边走过,这个青蛙一样的女孩子是她们中心最细的一位,也许是得益于一半动物体质的直觉吧 。丽日听见这个略带沙哑,但仍有一丝明亮感的声音便知道是谁走到了自己旁边。她咬了下下嘴唇,自己都没怎么察觉到的眉心皱起,梅雨看见了,但她想了一下并没指出这个女孩子现在看起来是有多么难过迷惘。



“我总觉得、小久他以后——”很久很久以后,久到他们不再是同一个班的同学,久到他们不再能通过一个眼神而知晓彼此的意图,只能靠单薄的语言交流的时候。久到那位绿发少年能掌控好个性,从十五岁长到二十八,一副盖世英雄的模样,“会离我们好远。”



丽日这次不再叹气了,她只是怔怔地看着正在聊天的男生们,心底却满是叶绿色——给她带来好运的颜色,这也许是难得不会离开她的东西。梅雨在一旁抿了抿嘴唇,直接抬步朝绿谷走了去——



“欸!等一下啦我不是那个意思!”


“小茶子在等你回去哦。”


然后她看见那个男孩回过头来,表情有些呆愣,之后就瞬间慌张起来,急急忙忙跟其他几个人打了个招呼,便往丽日这儿来了。梅雨站在几步开外对丽日笑了笑,摆摆手就挎着包从后门出了教室。



绿谷急急忙收了包,又跑去叫了饭田,然后到了丽日跟前。丽日坐椅子上偏头斜眤着他们,本想做出一副有点生气的表情,但奈何不是这样的性子,只得站了起来。



现在在她眼里绿谷出久的形象又从刚刚的遥远变得确确实实了起来,但她仍无法忘记刚刚的那副场景,夕阳下少年的身影看上去很远,却又只隔几个座位而已。以至于现在她看绿谷,也依旧觉得这个人正在离自己身处的世界远去,去到更加遥远而辉煌的地方。



但就在这时,绿谷已经走到了丽日稍稍靠前的地方,男孩停顿了一下回过头来,等着丽日追上他。



丽日御茶子看着男孩的正脸——总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却比谁都要坚强原则分明,他看上去快要离开,就像是被她触碰的一件件小东西一样飘在空中,一旦有什么外力便会摇晃着离她远去。但这一次、她小步跑着到了绿谷和饭田中间,她看见绿谷回过头来,正等着她。



就好像他正拉着不停向上漂浮的她的手腕,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飘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END

评论(5)
热度(33)

© 谁与共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