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割れたリンゴ

爆轰

来自新世界paro,没看过的可以当做普通的一方死亡加失忆梗看这篇(我是不是剧透了)


》》


后来,直到很久以后,他们才意识到自己曾认识那样一个人,有着肆意的笑容和无所畏惧的眼神,他的一抬手一投足都是如此吸引人的视线,而最后、那人却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


是红色的花,红色的花把那个人吞噬了。


轰焦冻今年十九了,理应是记忆力最好的时候,但这日他醒来,却恍然觉得自个儿把哪个谁给忘了。他左思右想都找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记得刚刚的梦里有盛开着的红色的花,像是在燃烧一样,本来是个普通的梦,就如同他这些年来做过的大部分的梦一样,但他却从那颜色里看见了些许旧日的残影。


比如什么人的眼睛,又比如锈色的什么液体,又似归途的曲调响起时,水道上笼罩的夕阳。


他向来相信直觉,以及一晃而过的启示。于是他坐起来就开始想,那究竟是谁呢?为何自己觉得那人是被红色的花吞噬掉的。


刚刚的梦仍残余在眼前, 梦里是一个穿着完人学校校服的男生,个子高高的,头发是金色,然后便有红色的点点花朵在他身上长了出来,把他给淹没了。淹没之时轰焦冻看见那人像是要回过头来看他,却又生生停下了动作,整个身子呼啦呼啦陷进了那一片纤细松软的花瓣里。


舍子花。*


轰驱动咒力往不远处桌上的白纸上画下了刚刚所见的花的样子,上午九点多,他却觉得自己这时应看见的是晚上,因为那个模糊的身影唯一给他最清晰的印象是一句责骂,带着怒气的,却又关怀备至。


好像是他们一同远游时的事,那还是很久很久以前,轰想起那时自己总跟绿谷,饭田,丽日,以及切岛一同行动、本来也该是这样,毕竟他们都是A班的。而那天他们在划夜舟——


“你是不是个傻子啊划夜舟的时候不能看篝火!”


然后,是谁说了这句话呢?


他们都不是说话谈吐如此带有情绪的人,也极少说什么粗话。他努力地想啊想,试图调动起刚睡醒时还是一团浆糊的脑细胞,但却总离自己想要的回答隔了层白雾似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那天晚上他们在划夜舟。


轰焦冻清楚的记得,他们两人一组去了河上,而单出来的饭田尽职尽责坐岸边儿等着他们回来。绿谷是和丽日一块儿的,而自己是和——切岛?



红色的头发总直愣愣的竖着,那是个热心肠,同时整个人也都很热血的男生。但是轰焦冻知道,切岛不会说出那样的话,也不会一面骂骂咧咧和自己坐上小舟,一面又用咒力停下水面的波动,好让轰看清那亘古未变,默默注视这个蓝色星球上的潮涨潮落的星。



绮丽的、令人难以忘怀的夜晚,以及心底慢慢滋生的感情,如同化学反应一般,那天晚上他们坐在小舟上难得无话,他们对视,眼底是千言万语未赋,如同行驶在星海之上,这里是繁星之原*。


感情。


轰焦冻心底蓦地涌起些许他许久未曾感受到了情绪,苦涩的,却又诱人,咬开坚硬的外壳后,是如此甘美,破碎的感情,未赋之于口的,却早已为其他人察觉到。他记得他与那人曾一同倒在秋日的树下,闭上眼时突如其来的面颊上有些刺痛的触感,颈边是那人略显急促的吐息。酸痛感,却满足的快要溢出来般。



轰焦冻用食指轻压着自己的脖颈,感受着生命的跳动。



曾与那人手牵着手走过弯曲的山路,路过一十七个树桩,看见过融入黑暗中的影子,故乡的深处,此刻回忆起来,与那人走过的道路仿佛持续不断的没个尽头一般,他只是与那人牵着手走着,与刚刚的梦相似,只是梦里那人一直背对着他,独自前行。


不该是这样的,他想,他现在清楚的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一个梦了,不该是这样的未来,这个未来是被改写过的,还被涂上了厚厚的墨迹以来掩盖过往。昨天晚上他在自己房间里拉开了桌子的抽屉,里面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块石头——灰色的,棱角分明的石头,上面有星星点点的,如同金砂般的碎片。而当他举起那块石头时,却发现那是块内里中空的石头,透过光能看见里面粗糙不平的影子,分明是字。



“かつき”


昨晚上他并未在意,只是当他念出这三个音节时,舌头的熟悉感仿佛他曾呼唤着这个名字成千上万次,带着化不开的思念与爱意。而当他闭上眼时,那个人站在他面前,像是在气急败坏地说这些什么。


啊啊,是让我不要想起来吗?那你是谁呢。


轰焦冻隔着很远看着眼前看不清脸的人,那人的情绪也似安稳了些许,不再大幅度的动作来表明自己的不满和气恼,那个人,穿着白衣,站在深深的,深深的树的枝条都缠绕在一起的树林的入口,朝他挥了挥手,动作随意,可轰却分明看出了些许永别的味道在里边儿。


他追着那人在树林里穿梭,却怎么也没办法追上,而梦的最后——那个人停了下来,似乎是想要回头再看他一眼,却又没有回头,只是在那里站着,任由身上长出红色的花来,这让轰觉得,随着花朵的增多,那人的身形也愈发苍白透明了起来。


最后那人跌进了无穷无尽的花里。

然后他忘了他。



End


*舍子花,彼岸花的别称。
*繁星之原,出自《秒速五厘米》


写这个pa我有点怂,只看完了动漫。
下面是一点小解释,没看过《来自新世界》的人可能有些会看不懂bu,我觉得肯定有bug


红色的花是血,同时也是引人去到黄泉处的彼岸花。

爆豪是被不净猫杀死的,轰当时在场,但是被爆豪最后用咒力推开了。所以轰看见红色的花慢慢的在爆豪身上长出来,当时他们十六岁。

杀死爆豪的原因是爆豪的性格,教育委员会担心他成为恶鬼。本来不需要抹去其他人的记忆,但爆豪给人的印象实在是太鲜明了。

爆豪和轰交往中。

梦里的情节,虽然跟瞬和早季的状况不一样,但让我们忽略掉这点细节,就当爆豪还残余了点意识(?)在轰这儿吧。他不希望轰想起自己的事。

参考情节大家都懂(((

评论(16)
热度(35)

© 谁与共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