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生きている

人们常说三岁看到老,但森冢骏生来就是一副娃娃脸,二十六年春秋轮番而过也不曾给他留下半点痕迹,总有人笑他那副模样以及略带孩子气的举止,说他好似不会老的样子。但谁曾想这一语成谶,森冢骏坐自个儿那冰冰凉的身体边无奈地想着,这下好了,现在是真的不会老了。老祖宗说的话果真还是有些道理,只是没人能想到他真的顶着这张孩子气的面庞走掉了。那位猫咪般的后辈没想到,他自己也真是没料到。



下雨天真讨厌啊。阴冷的,仿佛所有负面的情绪都会随着那雨浸入骨骼关节之中,让人锈掉。只是在这二月末三月初的关头,雨水也确实是多的,日和坊躲去了别处,一并带走了日光。他还记得自己那天撑着伞说着想要做个晴天娃娃,彼时他还是活在这世间的,尚未给活着的其他人留下什么悲伤,他想着,二百五十六人拿来做实验真是太多啦,这样可不好,哪成想自己也是这中的一个。电波对面那人还若无其事的跟他讲着他死后该如何安排他留下的事,真是丝毫不懂人情嘛,再说了,人明日菜还是一高三的小姑娘呢,扯她来干嘛哦。森冢他护起短来熟练的不得了,他估计觉得那人不要知道这消息最好,但这哪会呢,死者名单铺天盖地,他自己都在屏幕上见着了好几次,浅蓝底色滚动的白色字幕,“森冢骏”。



他确确实实的死掉啦,沉入水底失去了呼吸。他连自己的尸体都见到了,估计没几个人能有这经历。只是,他看着明日菜她朝着自己的棺木鞠了个躬时,丝毫不觉幸运,他觉得自己那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也莫名抽动了起来,就像那天他看见自己的同僚一拳砸桌子上时一样,活人和死人的界线在哪里呢?频率吗?这样轻巧的一个词竟能将他与他深爱的人们给切割开,这也太讲不通了吧,他想要伸出手去像往日一样抓住什么,但回过神来却发现手里什么都没有——这间停放着尸体的房间里也本该一个人都没有。



终于只剩他一个人啦,孤零零地在夜间追寻着回归的正解,就算设再多未知数也解不开的缺乏时间的谜题,森冢骏看着自顾自旋转着的这纷繁世间,突然笑了起来,转转帽子,匿于人海沉于悲潮。



End

超九啊,还是喜欢。
不会日语,标题随手(……)

评论(7)
热度(30)

© 谁与共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