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空蝉

丑不拉几的一篇

感慨一下终于到我的文发出这天了(……)

SummerSpace工作室:

倒计时·距离阳炎日还有1天!


角色/木户蕾
文/共旦


_


空蝉


Warning!:kido中心,毫无主旨的瞎写


故事之所以成为故事是因为它不断被人口口相传,那如果这个过程停止的话故事本身是否还能够存在呢?她随着夏日的到来而出生,同样因为夏日将尽而悄无声息的死去,燥热的温度终将散尽,她的足迹融化在石阶上,与蝉蜕一同坠落、被踩碎了。无人能听见的哭泣声、无人能听见的足音,在变得透明成为泡沫之时她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睁开眼时见到的篝火与谈笑着的小孩,那时的蝉声稀疏,天上的星子忽明忽暗,她还未执着于自己的来历,仅仅是站在废屋二层的窗口透过厚重的灰尘与蛛网偷看着,直至天明最后一丝火苗的熄灭,一缕烟悠悠直上,她才发现自己的存在。而现在的她想起那晚所见,才觉这是一个预兆,切确的说当坏事来临时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成了预兆,比如她苍白的肤色,比如来这里次数越来越少的孩童,她曾以为自己是在这里生活数百年的亡灵,见证着这座山的生息,她也曾恍惚间窥见了记忆的碎片,摇晃的玻璃大厦与有着鲜艳的红的围巾,白发的少女回头对她笑了,然后一切归零,铁轨生锈,有人在她的耳畔说:忘了吧,宛如一个诅咒般的低语。但随着夏日的气息缓缓流逝,她终于明白自己没有曾经也不会拥有未来,就连偶然窥见的沾染上过去尘埃的画面也是虚假,门前的红灯笼被雨打风吹已经褪色破败,而她连那都不如,她想自己或许是灯笼里的火,一旦被人遗忘就会慢慢的慢慢的熄灭,最后什么都不剩下了。消失之时她听见蝉鸣听见树叶落地听见自己的抽噎,她本是不想哭的,但她却又抑制不住,她不知道那是称呼为何的感情,她只是站在玻璃窗后不断凝视着,然后转身第一次踏上视界中总是在不停晃动着的地面。最后一个讲述着故事的人将这个夏日的故事遗忘了,而故事死去了,正如它毫无预兆的诞生般,少女消释在了八月夏日残余的热度之中。

评论
热度(19)
  1. 谁与共旦SummerSpace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丑不拉几的一篇 感慨一下终于到我的文发出这天了(……)

© 谁与共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