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我们挥挥手然后说再见吧

下雨了。



仿佛要将这个世界都给淹没的雨。



她撑着伞,走在灰色的街道上,脚下的水泊倒映着天空,车辆驶过了,溅起的水花很高,像帘子。早春的天气还是很冷的,她静静地站在马路边,红色的指示灯晕在雨雾里。



这是个诱惑,少女这么想,来来往往的车辆,身后撑伞走过的人群,每个人都有处可去,都将流向他们的海,但她没有了,所以她想,顺着这红光的话,也许能够到达彼岸,那边有会微笑着向她伸出手来的前辈,有给她乱取外号的少年,也有聒噪的,明明年纪大的不像话,却比谁都有朝气的幽灵少女。



只要她走上前去——



然后呢?



耳畔是沙拉沙拉的雨声,头顶的槐树叶子因承不起这份悲伤的重量从树枝跌落了,像只鸟,她觉得自己也是只鸟,徒劳无力地扑闪着翅膀,然后掉了下来,身体肿胀冰冷,分明是溺死的模样,她很少关注自己的样子,但那个人却说她生的好看,砂金色的短发,同色的眼睛,无趣又普通,在此刻的雨中,马路上的水泊里,她的倒影蒙上一层灰,这样很好,权当是哀悼。



她又想哭了,但她不能。



信号灯从红色跳转成绿色,死与生的交错,她走在黑白格上,像个傀儡娃娃,因为她无法感知到自己的存在了,她觉得自己是这场雨,或者说,这场雨带走了她体内的一部分。



她总觉得自己处在一场永不停歇的细雨中,雨声如鬼魅一直萦绕在她心底,沙拉拉,沙拉拉,没有出路,没有前方,跌跌撞撞走到现在,没有遍体鳞伤,却觉得自己失去了很多东西,比如最重要的温热的血液,她的世界从来都是灰色的,鳞次栉比的高楼是灰色的,街道是灰色的,太阳是虚假的,只有雨是真的,是她与生俱来的诅咒。曾有人撕开这舞台布景向她走来,她握住了,最后还是失去了。



然后少女发现,原来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灰色的,不是什么舞台布景心像映射,它只是灰白失色。



“你叫什么名字?”

“……鬼崎,鬼崎明日菜。”



是谁在说话呢?她恍恍惚回头,只见马路上波动的水纹,没有人在,原来是旧日的幻觉吗,她偏头,嘴角浮起一丝笑,若是真的幽灵就好了。



她想死,对此,她觉得并无过错,因为活着已经没有什么期待了。但是她又知道自己不能死,因为那人不会希望她死,因为还有很多事是只有她才能做的,因为即便是死,她也再也无法与那人相见了。



那个人消失了,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留下,却带走了她的二分之一的灵魂,这不公平,她想,她不喜欢这样。她本来从来没有奢望过被人所爱,但他却擅自来了,最后也一声不吭的走了,她觉得很伤心很伤心,伤心的快要哭出来了,可她却仍面色如常,她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步子,然后继续向前走。



但是不会有更好的明天了。



END

超九漫画线结局除了wcnm外我说不出一句话来。

心疼死明日菜,还有棱歌。

声优评价扎心到瞬间就哭出来了

评论(2)
热度(9)

© 谁与共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