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吐息

Cp:爆轰(爆豪胜己x轰焦冻)
文:共旦
Warning!:没什么要注意的,成年职业英雄期




他睁眼,看见了黑。


是曾真切地在白日里发生过的,此时却像场虚幻梦境中的黑白电影,有人在哭喊,有血,有倒下的建筑,有死去的人。它的声音被谁掐断,他听不见,他看见眼睛,很多眼睛,自水泥板与水泥板间的缝隙中出现,自万英尺下的海底出现,自深渊中,自杂草丛中,自血泊中,眼睛,目光,视线,尖叫,哭泣,他看见了,那一双双未合上的眼睛,他自那些眼睛里看见了火星,即将熄灭的火星,因他燃起,因他熄灭,化作灰烬。无法拯救的人,还未来得及拯救的人,被放弃的人,牙牙学语的婴儿,蜷缩着身子的少女,老人,肩负着家庭重任的青年。


你认为英雄是什么,你是爱丽丝还是柴郡猫。


他还在呼吸,血滴下了,凝固成一滩黑色,像极了他中学时作业本上晕开的墨迹,一点又一点将世界染上漆黑,就连爆炸也无法撕裂的黑,小刀划过他的胸膛,爆炸的余震还未停息,脚下地面晃动散架,火顺势而出,衣角被烧焦,跃起时半空中突来的钢筋,谁帮他挡下了攻击?他不记得,他喘息着。


他想要活下去,他也想要救更多的人,他必须打败眼前的敌人,他有时觉得自己太过贪心,第三个愿望必须是虚无*,他不畏死,但他仍眷恋着生,期盼着每日醒来的日光,期盼着与某人耳鬓厮磨。手心中绽放的可以是烟花也可以是炸弹。他必须战斗,眼前敌人的脸是扭曲的,像一个漩涡,仿佛只消看上一眼,便会跌入深渊,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跟谁战斗了,他只是在不断的战斗着。他热衷于胜利,憧憬过笑容,但此时此刻,身后是尸体与无数渴望的眼睛,他扬起手,又是一击爆破,敌人仍在,他只是必须要战斗。


刀片飞来,擦过他的侧脸,身体因为遭受了各样个性而残破不堪,他拼命跃起让身子腾空,朝着那个敌人伸出手去,他的世界突然恢复了色彩与颜色,爆炸,声音如同爆炸般涌进耳廓,让他觉得自己的耳膜快要破裂,迸出血来,与地上干涸深褐的血溶在一起汇成一条河流向遥远的无意识之海,眼睛也快要炸裂,所看见的不再有形状,只剩模糊的色块极速流转,他的手中干涩如同龟裂的土地失去生机,硝烟与黑烟,砖瓦碎片是星星,他在空中,他把最后一击攻击实实地打在了那个人的身上,然后他的世界开始倾转,烟火在身下的世界开成一朵花,他开始坠落,不停的不停的向下坠落,仿佛即将身体陷入岩浆之中只剩一缕烟,不停的不停的向上漂浮变得轻盈,不再有什么牵挂也无重负。


然后爆豪胜己闭上眼,他看见了不灭的灯塔,想起来,自己还是有所牵挂的。




凌晨四点三十九分。



“爆豪?”



那是有些沙哑的声音,并不美妙。深夜里爆豪胜己从深沉的梦中醒来,发现自己的手腕被轰焦冻紧紧握住,而那里凝上了一层冰。他恍若还在梦中,但他的耳畔没有爆破声与人的哭喊,他眼前只有一个轰焦冻,异色的眼有些担心地看着他,然后伸出左手把那层冰解冻。


爆豪胜己用手挡着眼睛任轰动作,然后有些不甘与懊恼的叹气,声音散在了这个平静且寂静的深夜里。他总是做梦,梦见战斗,梦见血与火,梦见死亡与无力感,他觉得自己快要到达极限,神经总是紧绷着,害怕下一秒就会有敌人来袭,但他知道等到日光降临自己又会不畏风雨,他只是有些疲累了,他知道,可能是他已经习惯了在生与死的边界上走钢丝,一旦遇到了些平静,心底便会不安,害怕下一秒就死亡的阴影便会探出头来。


“爆豪。”轰焦冻又在叫他,于是他移开手偏过头去看轰,对方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呼吸一滞,但爆豪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下文,轰他只是凑的更近了些,他听见自己的耳畔传来一声叹息,然后他被人抱住了。



“没事,睡吧。”


END

灵感来自以前看《锌皮娃娃兵》,嗯,我也记不清是不是这本,反正是同一位作者的书。里面提到战争结束后一些参与了战争的士兵很难回到正常人的生活中去,这样x

评论(10)
热度(61)

© 谁与共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