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夭寿啦有人爆炸啦!!!

cp:爆轰(爆豪胜己x轰焦冻)
文:共旦
warning!:写着自己爽的(……),对不起我真的想不到标题了,我也不是个文明人,罪过。




我喜欢你。


他说。


我他妈说我喜欢你你到底听不听得懂!


年少时的一点情愫总是来的猝不及防又毫无道理,也许是风,也许是掉落的笔盖。他暴躁地把人衣领子一拽再往墙上一砸,好不讲道理,红眼睛里七分冲动两分怯懦一分孤注一掷。现在是下午六点五十八分,太阳西斜,该回家了,路灯也快要亮起来。


叮咚叮咚小孩子骑着单车驶过,铁与铁碰撞,人与人的冲突。天上航迹云被风扯散,融进了一片赤色,而那颜色此刻覆盖了眼前人,让他看不真切。有些话一旦说出口便失去了意义,回答与否莫约已不太重要,他松开手啧了一声,紧紧自个儿书包带子就准备走。他想,好你个轰焦冻,竟然不说话愣在那儿,你完了,比起将真心话付诸于口的羞耻,他此时倒从那复杂的心情里尝出了点不满的味道,换做从前,他还读国中的时候,肯定就干脆把人揍一顿了事——不,他根本就不会说出这种恶心人的话,直接把人揍到不省人事好了。但现在不一样了,他承认自己变了,变得有所顾忌,这与轰焦冻无关。但此刻他吐出的话语,或许是爱,或许不是,眼神交汇之时的悸动,莫非是光与影构造的幻觉?少年望向窗外的侧颜令人目眩,也许巫师的迷情剂失落在了这个麻瓜的世界。


他们此前又吵一架,无非是为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任何事跟轰焦冻一沾边儿都会牵动他的情绪,烦躁、焦虑,这个世界是个万花筒永远处于爆炸中。争斗,冲撞,话语变成了刀子,需要有人用唾液让它覆上一层与爱同色的锈,宇宙大爆炸,你我出生,坠至深海,分解与重组,相遇,然后分离。


漩涡的宁静中心轰焦冻就站在那儿,仿佛不受一切外物打扰,一双异色的眼睛如深潭般未曾有半分波动——至少爆豪胜己是这么认为的。名为喜爱的滤镜让人更美好也让人离自己更加遥远,所幸那层厚厚的透明玻璃片儿后的人注意到了,他追上来,踏着最后一丝日光,宛如童话般昏黄街灯亮起,天色朦胧,不明也不暗。


爆豪胜己听见他叫他的名字,拥有冰与火的能力的少年终打破了冰层追上来抓住了自个儿的手腕。


然后他说,我也是。



END



其实我不擅长描写噼里啪啦很激烈的感情,我比较喜欢暗恋,或者老夫老妻式(………………)

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写出了这种东西。

嗝。

真的是爆轰,爆豪说的时候轰他还是懵的。


爆豪:轰焦冻你可别是个傻子吧👋👋👋

评论(12)
热度(60)

© 谁与共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