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谁引我入明火

cp:爆轰(爆豪胜己x轰焦冻)
文:共旦
Warning!: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只是喜欢那种氛围虽然我觉得我没写出来。标题出自一首歌《我从崖边跌落》,同学安利的,我很喜欢歌词。




“要吗?”


手背上传来冰凉的触感,轰焦冻偏头看向坐在旁边的爆豪胜己,少年偏着头,只是递来了一瓶水,然后无话。


入目皆是断壁残垣,八月的太阳太过烤人,他们蹲坐在一块断墙后稍作休息。轰焦冻眯了眯眼,风带起尘土,他接过水稍微喝了一口便又放了回去。热,累,残缺,他头一次觉得自己的战斗服是个累赘,背靠着的墙仿佛成了烙铁,传递着热度。他又偏过头去看爆豪,但这人还是将视线投向很远的地方。轰顺着那个方向看去,只有火焰般晃动的地面,堆着沙砾与一层灰,他突然觉得呼吸困难,仿佛快要陷入流沙一般,这里是失落已久的古城,而身边的人将与他共眠。


“爆豪,你在看什么。”


“啊?”爆豪有些不耐烦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也在为热度所扰,“没什么。”


轰焦冻看他,觉得那双红色的眼睛与此刻的景象十分相配。他们学过历史,里边儿讲曾有让整个世界都陷入混乱的战争,他时常想,或许现在也是战争中,至少对于他们来说是如此。他有些恍惚了,回到20世纪,没有个性,没有英雄,只有漫天尘土,刀,枪炮,以及血。 他难以想象没有个性的世界,也许因为他从出生起就注定了不平凡。战火,纷争,敌人,恶意,英雄,个性,敌人。他不知道个性究竟是上天的馈赠还是一个诅咒。我们如此依赖着它,这多么让人不解啊。眼前的世界是如此明亮如此浑浊如此美好如此残酷。



爆豪胜己似乎察觉了这漫长的沉默,他回头看向轰焦冻时有白鸟飞过,地下影子快速地掠过了他们,红与那黑与绿的明亮交汇,他看见轰焦冻似乎去了很远的地方,他的视线穿过了现在,不在此停留,爆豪感到没由来的烦躁,他觉得自己又要抓不住这个人了。


他总是这样。爆豪胜己很想问他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你到底在什么地方。但他不能,可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觉得非做不可,他只是想问,答案是什么却又是并不重要。他总想抓住些什么,轰焦冻对他来说太过遥远,所以他想要把他拉下来,让他回到现实。他又觉得自己不该是这么多管闲事的人,若是被旁人知道,恐怕又要成一时的笑柄。


燥热。


“喂。”爆豪没好气地叫了一声,轰焦冻这才像大梦初醒般将注意力放到了爆豪身上,“走了。”


从地上站起来时,他觉得眼前一黑,快要站不稳,一旁的爆豪眼疾手快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捞了起来,还不忘刺他一句,你是不是傻啊起来的时候慢点。轰焦冻愣了愣,然后对他说,谢谢。


轰焦冻知道自己总是容易陷入到什么当中去,他有时想得太多,有时却又想得太少。比方说他曾陷入单纯而幼稚的仇恨,比方说一年级的运动会后他总是想起年幼时的事。然后爆豪胜己叫了他,拽住了他的胳膊。


太阳真是刺眼。轰焦冻跟在爆豪身后向着训练场中心走去,眼前人是如此耀眼,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跟上他,追上光,直至翅膀融化,坠入辽阔晴空。



END

评论(12)
热度(60)

© 谁与共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