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我该用怎样的语言描述一场溺亡

cp:爆轰(爆豪胜己x轰焦冻)

有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死亡究竟是什么样的。
英雄,伟大的人,无时不刻都面临着死亡,但是我依旧不明白,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尽管我与在雄英的同学们都过早的感受到了那份重压。

还在雄英读一年级时我就明白了,死亡其实不是那么确切的事,它更像是深渊,不是你闭上眼停止呼吸就完了的,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不是错误。

我时常梦见溺水,但也不是简简单单的溺水,我梦见我在下沉,冰冷的海水,却又如同母亲子宫里的羊水般让人依恋,模糊的视线,高悬的被扭曲的虚假日光,所有的一切都在离我远去,我在下沉,不停的、不停的,仿佛没个尽头一般。耳畔是如此寂静,我看见我的胳膊无力的顺着惯性上扬,巨大的压力,却又好似没有任何压力。

我只是在溺水,只是在下沉。

即将死亡这种事我常常面对,却从来不会感到习惯,到最后英雄或不是英雄已经不重要了,所想的只有打败眼前的人。

然后,活下去,去期待一片朝日的向日葵。

而每当昏迷之际梦中的那片海便会温柔的拥抱住我,是一片空虚的蓝色,只有深海才会有的那种包含了无数出生与死亡的蓝,因为太过沉重而显的发黑了。

死是必然到来的,就如同英雄除了死去没有别的结局一样,肉体上的死去,或是年龄渐长而在人们心中的死去。但每当命悬一线时我却无法接受死亡了,我总觉得,它不应该是这么简单的东西,你看,刀子捅入心脏,于是便死去了,或是突如其来的汽车,或是火灾。我知道我会死,说不定就在下一秒,但我却又不能简简单单的接受死这个事实。

就像人们无法接受一位英雄因为意外事故而停止呼吸一般。在大众心中,英雄就应该轰轰烈烈的死去——然后永远活下来,成为饭后的资谈。

明明是如此的近在咫尺……

我在溺水。我知道。

而我也知道会有人来拉住我的手,那是向日葵,是如同太阳一般的人。但是我也知道的,每当我睁开眼时,我都知道,他也在害怕。

于是我抚上他的脸庞,我会告诉他,我没事。尽管我能听见那片海一直都在我的身下,等待着我的下一次回归,我能听见,那空洞的,而又充盈的声音,冰冷的,寂寞的。那是我的声音。我拥抱他,与他在一起时我会非常的温暖,但是那种声音是无法抵消的,我也能听见他的心中那片荒漠中呼啸的风声,所以我与他相拥,正因为我们是如此的相似,而又如此的不同,所以我能够与他这样的依偎在一起。

有时我们将之称为爱,但它却又不只是如此。

而当我终有一天被那片海吞噬时,抛下他一个人坠入深渊时我会微笑,因为我知道,接下来将有一场海啸,铺天盖地而来,将世界都淹没。

我的世界,以及,他的世界。

end


评论(10)
热度(46)

© 谁与共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