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芜荽,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

补个档、我也忘了什么时候写的、好像是很久以前了、懒得改

好久没打过文野的tag了……

 

cp.乱晶

 

紫桑椹

 

与谢野晶子走在街上,这里离侦探社不远,她不记得自己在这条路上走过了多少次,二十一岁时她被江户川邀请进了侦探社,比太宰治进来时的年龄多了一岁,现在她已经二十五了,当初邀请她的江户川也已经二十六了。街上的店铺换了不少,下午四点多的太阳已经不再明晃晃得刺人眼,路边圆形花坛里的叶子枯萎了又被染青,那个颜色很像江户川的眼睛。

 

乱步先生为什么总要戴着眼镜呢?眼睛很好看啊。

 

那个时候自己初见江户川,对他不甚了解。认为他任性,孩子气。现在想想自己当时怎么会有那样的认知呢,那日她站在窗口,手里是一杯黑咖啡,热气腾腾的。她喜欢喝深深带着苦涩的咖啡。刺激味蕾,从舌尖一路萧瑟到胃里,然后便是舌苔上残留的一丝酸和难以察觉的微甜。但是他喜欢一切甜食,体重不会暴增真是令人羡慕的体质啊乱步先生。街边的可丽饼小摊又来了,草坪上色彩纷杂,不谙世事的小孩儿欢呼着跑向那里,空气中满是砂糖的味道。与谢野想自己应该给小镜花买上一个带回去,或许乱步先生也会想吃。

 

她早逝的弟弟也爱吃甜食,和乱步一样有着乱蓬蓬的头发和明亮的眼睛。总会在她推开家门时踩着轻巧的步子仰着头笑得灿烂,伸手向着她讨糖吃。江户川也爱找人要甜食吃,与谢野这次出来就是为了给他在侦探社不远处的甜品店里买吃的,她其实不了解这些,大概待会儿也只能看着色彩明亮的挑了。爱吃甜食的人总是令人喜爱的,但她却不敢保证自己真真正正了解那个乱步先生,那个江户川乱步。说来也是好笑,不了解的人人都觉得江户川他孩子气,很好哄。但只要多和他呆一会儿就会明白江户川绝不那么容易就教人看破心防,就像太宰治其人热衷于用笑掩饰一切,江户川将自己隐藏的方法就是作出张扬的样子,相反明明是只大白虎的敦君就可爱多了。她和江户川认识了这么多年,说是一无所知是假的,更何况在她还算年轻时便倾心于那人。

 

枯叶从空中落下,明明是个阳光正好的好日子却落下了,是看腻了高处的风景吗?江户川先生站在一切事件的最源头和最末尾又是怎样的感觉呢。她既救人又杀人,操控他人生死的滋味儿其实并不好受。更何况是那样的能力。请君勿死,可若是那人在自己来之前就死了这异能还有何用处,沙塔脆弱的很,一阵风便能让它消散的无影无踪。蜂蜜夹心蛋糕上次就买了,抹茶奶昔的颜色很像乱步先生的眼睛,她知道的,乱步先生清清楚楚的明白自己是没有异能的,他比谁都要了解这些。那天夜里他们亲吻,然后她看见乱步先生漂亮的眼睛里的犹豫悲伤,尽管她很想用星河入眼这样的词汇来描绘他,但那犹豫确实消不掉的,其实江户川更像个习惯沉默寡言的人,但他表现的又是那样的孩子气。那双眼里究竟看到了怎样的未来呢?悲伤的像易碎的玻璃,却又折射出了令人目眩的虹。

 

手里的甜食乖巧地呆在塑料袋里,她知道的,待会儿她会推开侦探社的门,然后乱步先生会把脚从桌子上放下来胳膊肘撑上去,等待着自己把东西放到他跟前。这样可以算是预测未来吗,与谢野想若是乱步先生听见了定会用那天生的自傲斜眼瞥她一眼,与谢野呀,那只是习惯罢了。她曾想过两人成为恋人究竟是否适合,没有逛街没有电影院没有摩天轮,只有倾洒进侦探社的阳光和面对面坐着谈笑的他们和并肩作战和一张张委托。这样不也挺好的吗?高跟鞋在地板上踢踢踏踏,是艳丽的红,他们都是冷清寂寞的,所以要相拥,所以要呼吸着彼此呼吸的空气在这人世间活下去。要活下去,要活的肆意自在。

 

她推开了侦探社的大门。

 


end

评论(6)
热度(39)

© 谁与共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