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多、萝、西

          拥有着机械的心的女孩儿眨了眨眼,嘴巴一张一合,鱼似的,飞速的说出了几个听不懂的音节。她的瞳色很浅,又有点灰灰的意味在里边儿,深层里透出些蓝色来。她坐在金属的圆柱形台子上,左——右——左——右——来回交替的晃动着小腿,她的编号是G-307,此前有三百零六个女孩坐在这个台子上抬头对着摄像头微笑,肩膀小巧的曲线总让人想起森林里的鹿,斑比,小鹿斑比。而G-307是唯一一个没有微笑的人造人女孩,所以她留了下来,没有被她的制造者扔进黑黑的小房间里,哐当哐当,变成了一堆零部件,运送到这个国家的各个地方。


          她说:“Du——si、Du——si.”意思没人知道。于是屏幕后的人交谈了一下决定她的名字是“多萝西”。窃取了铁皮人的心的女孩听见了指令,放慢语速一字一顿的重复——Du,si。有点像个咒语。生命从她的吐息中渗进了她的冰冷的血液里,渐渐的变得温热起来。


          多,萝,西。


        她笑了,她的制造者们将此视为她拥有正确意识的第一步,于是从屏幕后快活的推开了门,将她从台子上抱了起来。前面的三百零六个被推入深渊的女孩听见了她与她们相同的笑声,齐齐的尖锐的哭了起来,铁轨与铁轨吱啦吱啦响着,门的合页也发出刺耳的声音。但她们太渺小了,没有人听见。人们只是说,我们的多萝西,令人怜爱的小多萝西念着自己的名字笑了出来。

评论(5)
热度(17)

© 谁与共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