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记忆和自我总是靠不住的东西。比方说雷狮总觉得卡米尔自幼便总是跟在他的身后,从八、九岁的年纪到现在十八岁,他的蓝眼睛和隐秘的脚步声总在自己的斜后方,不前进也不会落后。他想起初见、想起斜阳,想起女仆失手打碎的瓷瓶,然后每当雷狮回头时,卡米尔如同茫茫大海里的灯塔一般穿过迷雾带他回到自己的曾经。那种感觉,仿佛是在潮湿森林里迷了路的旅人伸手从行囊里找到了家人的旧照片,于是有光自那方向而来,让他明白自己还有归处。

评论(10)
热度(45)

© 谁与共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