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牵牛花凋谢之时

Cp:爆豪胜己x轰焦冻无差

一个不太能看出来的校园pa





后来爆豪胜己时常想起那天下午,没有由来的,仅仅是想起了那双眼睛,于是回忆便接连而来,纸片一般呼啦啦作响。

那是一双一黑一绿的,仿佛藏匿了两个灵魂一般的眼睛,他无法遗忘的眼睛,轰焦冻的眼睛。


他和轰焦冻是刚文理分科那会儿认识的,同一个班,凑巧又成了同桌。不过实际上哪有什么凑巧,所有的可能性在明亮的空间里颤抖,最后也终将导向同一个结果——他们相遇。没有多开支路,一条道走到底,不存在开放性结局。当时爆豪十七岁,什么谦恭温和全藏在了尖锐的外壳儿里边。偏偏却又遇上了轰焦冻,彼时轰焦冻面上不显山不露水,一双眼里只有他自己的倒影。你能想象遇到万年玄冰的炸药吗?会是谁先变成风里的粉末呢。爆豪当时偏过头看了他一眼,对着他的那只眼是深绿色的,深潭、或是藤蔓。若是沉下去的话,说不定只会剩下白骨。


爆豪胜己从床上坐起来,窗外夕阳西斜,正是傍晚时分,他从一场故梦中苏醒,然后他想着,或许自己现在正是一具正在生长着新肉的骨架,伤痕累累而不自觉。


高考结束了,他的高中结束了。瞻顾旧迹,犹在昨日。


爆豪有时会觉得,轰焦冻的身体里有两个灵魂,你且看他发色半红半白,眼睛也是异色,左半边脸上甚至还有烫伤后留下的疤痕。仿佛那两个灵魂一个暴躁一个冷漠,前世因为相互厌恶,所以此世便被降下惩罚不得不相拥着蜷缩在同一具身体里。但轰焦冻本人分明又是温和的,也许可以说像是——温开水?眼见时不知冷热,还须得亲自尝一尝。


他们二人一开始总是吵闹,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单方面的,但到了后来他们也吵,不过成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暴躁因子是假的,因为自己过多在意对方的举动而埋怨自己的心情却是真的。桌上多出的AD钙很碍眼,笔记上被圈出来的错误也很碍眼,人更碍眼。但也不是那么讨人嫌。爆豪有时会想,现在这样不挺好的吗,他们一同去食堂吃饭,晚上下了自习后在校门口挥挥手就走,然后大清早的大咧咧往他桌子上一坐(轰他的位置离门口进,方便去丢垃圾)就开始吃起藏书包里带进学校来的炒粉。


嘴上一套做起来又是一套,爆豪胜己对此无比熟练。摊开的笔记本上除了笔记之外还有一句短短的英文,是用圆珠笔写在倒数第二面上的,“cheer up”。那是他唯一仍保存在的轰焦冻给他的东西,一来他们都不是什么矫情的人,二来爆豪胜己懒得去把有可能存在的别的东西翻出来。那天他联考失利,轰焦冻把他叫去了操场,年级第二带着年级第三光明正大的逃了英语课。


他们坐在看台上,快要下雨的天空是灰色的。但是云层却仍旧浮在高空,不会因为那点重量而坠入人间。轰焦冻把那本笔记递给他,爆豪不耐烦地一把扯过来,说,你干嘛啊,终于舍得把这个还我啦(是的笔记本来就是爆豪他自己的)。轰焦冻顿了顿,说,你看后面。


爆豪胜己到现在都记得轰焦冻习惯用钢笔写字,跟个老古董似的。但那个英文却是用圆珠笔写的,很明显他当时有点急了。他的手指摩挲过那行字符,残余的盛夏的温度灼伤了他的指尖。


喂你是在搞笑吗,老子才不需要你这家伙的安慰。

不是安慰。轰焦冻以着与平时差不多的语气说着。然后便有些别扭的闭口不言了。

哎你说话啊,信不信我给你撕了去。


……没什么。轰焦冻出神的盯着操场上跑圈的高一学生,爆豪便也就耐着性子等着他再开口,但至于之后他会不会当场跟轰打一架,爆豪想,那就要看他的回答能不能让我满意了。

好吧。他终于又开了口,爆豪……

恩。说。

轰焦冻抬起头来看他,爆豪看见他那双眼睛里映出了自己的样子,以及身后飞过的白鸽。那一瞬间爆豪觉得轰焦冻的存在无比鲜明,盖过了周围的一切,他的扰着脸颊的头发,他敞开了一颗扣子的领口,他骨节分明的撑在地上的手。以及他略带沙哑的声音——


“大学,要一起吗?”


那一刻,他想他确实是想要吻他的。风声呼啸而过,灰色的气流在他们周身流转,一如命运般不可预测,爆豪看见他那双眼睛,回忆起初见时他们第一次四目相对时他弄泼了了水杯,然后他向前倾,怔怔地在那里顿了好会儿,轰焦冻的身影又变的不很确切了,只剩下他的回忆碎片,比如晨读,比如一千米跑,每一个场景他都能看见他。

轰焦冻。


爆豪闭了闭眼睛,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些,他后退点后睁眼盯着轰焦冻的眼睛说,轰焦冻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我凭什么要跟你一起啊。

他亲手摔碎了阳光。

有一次他的座位靠窗,中午的时候有一束光投在了桌子上,爆豪盯着那看了好一会儿,没开灯的教室里这一束光显得格外虚幻。然后爆豪便站起身,把窗帘拉上了。现在他觉得这一次也非常不真实甚至像是在梦中。他们认识了两年,但仅仅只是两年而已。

如果不能明确的知晓起因过程,那么结果一定也无法被知晓。


他是这么想的。

爆豪胜己摸出了丢床上的手机,按亮屏幕,没有任何消息。

自初遇他注意到那人的那双眼时,自己便一点点的被那点绿和黑给牵扯了起来,最后呼啦一下,如被打开的铁丝鸟笼门里白鸽扑动着翅膀恣睢的冲向太阳一般,他看向他,心底有三百二十只白鸽扑腾,然后他将它们埋葬在土里,自此他发现自己似乎再也抓不住那跟将他俩连接起来的线,它消散在了夏日晴空里。


夏天已经快要终了,死在了过去的那个自己和停留在回忆中的少年陷入了爱恋。

咔哒,时光回溯。咔哒,重流。爆豪胜己坐在桌前回忆起那个下午,他仍旧不会去拥抱他。





end

写了三天各种删改终于写完了……!

他们特别好……第一次写写不好还请不要介意。

年少时青涩的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暗恋真棒啊,然后就此别过吧。这就是结局啦。

2017.6.14一个补充

看到评论里在问这篇算不算BE,呃,我觉得这个算是NE吧……就、很普通很普通的那种结局。

爆豪他看上去像个容易感情用事的,其实还是蛮理性的吧,不想扯人物分析或者cp小论文我也扯不清楚。总之就是,他那个时候,在天台上轰问他要不要跟他上一所大学的时候,他的那个回答是在逃避。

如果不是本来就想写错过、遗憾、模模糊糊的情愫的话。其实很想写轰在听到他的回答后问他,「你在害怕些什么?」

一直喜欢这种模模糊糊的遗憾感,就像是一场没个尽头的阴雨一样。谈不上悲伤却也不平静。

嗯……用沈从文先生的《边城》里的那句话来当做结局的解释吧,不过我也记不清原句来着x。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个开放性结局,因为轰的态度不是很明朗x

“也许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就回来!”

评论(16)
热度(78)

© 谁与共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