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掉粉宣言

就不明白有的姑娘一遍遍取关我又关注我是为了什么,哦,合着我不写这对就取关我,我一写就关注回来,累不累啊,拜托您去自个儿翻tag也比这轻松多了吧。

近来遇到的破事儿有点多,语气好不了了。今儿就直说了,我就是意有所指了,还请自己默默对号入座一下。有些事也说清楚,爆轰这对我是吃,我也产了点儿东西,但我说我写不动是真的,一是写不来,二是我怎么写都写不开,其三我写爆轰写这么久了反响一直蛮惨淡的,冷圈不提,这对我是做不到视热度为无物,我就是个俗人。我承认我写的东西丑的要死不好看,又没什么能戳到所谓大家的“萌点”的地方,这都是我自己的问题,但是还是会不满的吧,具体就不说了丧得要死(。)

反正写不写看心情...

+

好久没嗑雷卡,长叹一声卡米尔真好但我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

+

忘忧

轰焦冻他喝酒,坐吧台前手里虚虚地握着杯子,橙色灯光映得杯子透透亮亮,里边儿的冰块儿浮着,惹得他定定地在那儿望了好久。背景音乐他没听过,他本来也就是鲜少接触到这些,只觉得这歌闷得慌,让他有点儿呼吸困难,也许也是灯光作怪,昏黄色,像是黄昏之类的颜色,把人引向那边儿的新天地里去。

旁边儿这时候来了个绿色海藻头的男人,自如地拉开凳子坐下,看上去年轻,斜斜朝轰投来的视线却带着点儿沧桑的意味儿,“哎,是你呀,轰君。”其实这句话他本不必说的,毕竟轰焦冻的外貌特征明显得很,此一番不过是作个开场白,打招呼嘛。轰只沉沉地嗯了一声,便是连头都没抬的,他脸上年代久远的烧伤此刻也像是活过来一般,溶进了四周,把他的情绪...

+

要说出来了

迟钝≠天然呆

+

Ice Dream

Cp:爆轰(爆豪胜己x轰焦冻)

文:共旦

warning!:十杰pa


bgm请点【这里】


      睁开你的双眼,在它还没有永远闭上之前,尽可能的去看。*


    “这么自由真好啊。”


      说出这句话时,少年没有去看那人的眼睛。正值炎夏,天空澄澈,只一些被拉扯成絮状的云零零散散的漂浮着。他们坐在高高的城墙之上,脚下是万丈悬崖与枯松,再往下能听见流水敲击石块的声音,他的手边是爆豪红色...

+

食用说明、

突然涨粉就很懵

这里是共旦,称呼请随意。入圈杂产出少。

喜欢可爱的女孩子。BG非常推了。

目前大概算是在小英雄吧,爆轰可能不会怎么写了,写不动写不动,心力憔悴。美漫也看过一些总之随机掉落吧。

现役高三生,姑且是过着颓废的日常,想得多做得少。没看过什么书,喜欢的作家大概没有,嗝(。),但是喜欢的书还是有的。

自认为不算是个讨厌热门的人,但很迷的是最近净入冷门。

哦,差点忘了,还是个写小破文儿的,缺点很多,不知悔改,懒得悔改,反正就这样了啦啦啦(。)

雷点是:
轰出(MHA)、社乱(BSD)、金剑/士剑(FATE)
还有一些BLcp的攻受问题,很烦,难道吃那个角色受就必须在日常里把他写的...

+

🌸🌸🌸

裂焱兔:

在那窗边下坐了一位少女,正借着日光阅读着一本封面色彩清新的书籍。我端着奶茶快步走过去,极力掩藏着白色衬衣下一块咖啡色污渍,悄声在她耳边询问这是否是她点来的饮料,她终于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那眸子就如同浸在奶茶里面的珍珠一样浓郁温和。


是的。她也轻声回答我。


冒昧打扰一下,您可以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少女丝毫没有表露出任何不耐烦的姿态,她从面部到肩膀都呈现出美妙的放松线条,仿若刚从这粉红色的云霞中飘然而至。


共旦。她抿起嘴笑了。我叫共旦,你呢?


送共旦旦的瞎写 @谁与共旦

+

个人向推荐

说好的自己喜欢的tag下一些爆轰文的归档


首先感慨一句我终于回家了(。


私心推荐、无关热度,懒所以不写感想,随机掉落一些自己喜欢的句子(轻松向就算了),人怂就不圈作者了。再强调一次、全部是私心,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xxx的,理由就是没有戳到我喜欢的点。(至于我自己的………………不提了不提了)


也请别跟我扯无差和攻受不明显的问题,我个人不喜看到这种言论

不瞎扯了……除了第一篇其余无先后顺序


【UNADMITTED。】

作者:id:火鳥。


说是不写感想,但这篇一定要写,就是这篇推我入爆轰,写的非常好,我很喜欢的一篇。


•世界希望我们

+

路易

VNC

路易,路易,路易。

比我年长一岁的,学识渊博,处事成熟,偶尔会做小恶作剧的,我的哥哥。

路易。

那还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我还小,诺也还小,哥哥也是,我们都很年幼,总以为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没有什么能将我们分开。每次乘上马车离开爷爷家时,我总是笃定的相信着下一次仍能见到他们,并且满怀期待。但悲剧往往来的悄然,在不经意之时就降临到了我们的身上,伸手去抹时,只觉得肩上、发梢,衣服上都是粘粘的、全是血。

我的哥哥,如果能长到现在的话,应当已经被时光切割成了更加成熟的样子吧,在舞会上时他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我几乎都能想象出来那个场景了、我的哥哥呀,路易他一定会笑着,半是无...

+

© 共旦不写完稿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