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有三千七百本,不知哪本动人心


头像from白原太太

2015年至今的文章归档

来了lofter这么久,我觉得我应该做一个自己的文的归档。

这个归档里是我所有的,还能找到的文,除了首页上的还有部分存在小号,做这个主要是为了方便大家找。主页上留着的是自己还比较满意的。


没有顺序的整理,其实也没写过多少东西。


·我的英雄学院

爆轰

《Strobo》

《再见的代替》

《Float》

《走马》

《打上花火》

《ニヒルと水没都市》

《八荒六合皆妖魔,愿君早识破》

《此岸归还》(1)(2)(3)

《冬困》

《忘忧》

《Ice Dream》

《ハルノユキ》

《呓语》

《...

+

Strobo

共旦/文


入bktd大概也算是一年多了,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至今也算是在独自奋战着……这句话我好像在17年的年终总结中也说过w,不管怎么说,bktd日快乐?至少我仍想描绘他们呀。


这篇是个即兴的(?)短打,还请不要嫌弃w


推荐背景音乐:【❤】←文可以不看但请务必听一听这首歌x,太好听惹55555


00.


那人背对着他。


黄昏之景,坂道之上。那个拥有着双色的发的少年未曾回过头来,穿了三年的制服在暮色...

+

一份粗略的《夜色玛奇莲》整理

by共旦

个人出于兴趣以及为了自己写文方便的整理,比较粗略,应该会有错误,还请指出或补充一些大事记。

因为夜色系列中对具体时间的描述比较模糊,只能大致通过一些描写和细节推断时间。

以及,关于毛豆看见的银白色头发的少年,文中没有给出解释,所以这里暂时把这个当做过去的记忆对现实的影响。

*米拉尔奇莲七(八)岁之前,安妮与捕兽人2258号相识并生下毛豆(米拉尔多莉)。可知毛豆与拉玛的年龄相差最多应该只有七八岁,或者更小。

*安妮与亚述的订婚仪式上,她与米拉尔奇莲的对话说明玛奇莲超市以米拉尔奇莲的名字命名,并且那时才出现。

*米拉尔奇莲八岁,与亚述发生争执,亚述受伤。结婚典礼时与2258号...

+

置顶

听说能置顶了,所以跑来搞个简介。

          🌟比起强大的人,更想成为温柔的人🌟

☆共旦,三流文手,激情瓶颈中,产粮随缘。

☆这个博是主博,日常博 @MKBG ,旧文堆积博 @侧耳倾听

☆入坑杂,随缘掉落,目前主要在MHA的爆轰,雷点出右轰出及骨科向荼毘轰(当然只要别在我评论下ky其他不用特别顾虑,对首页上出现的东西我忍耐度超高我也不会自己作死去点开看)。

☆希望大家都来入我们夜色玛奇莲。只要你入,除bl向cp外你吃啥我产啥。

☆玩第五人格,虽然主博不怎么会刷,但说不定哪天
就产粮...

+

Float

共旦/文

爆轰版深夜60分-[月色真美]

Bgm→


    Ladies and gentlemen we arefloating in the space.


   黑色当然是让人觉得压抑的,当然。只身一人身处这样的黑暗的时候或许什么都难以去感受吧,他在漂浮,当他闭上眼的时候,万千世界从他身边流过,当他闭上眼的时候。他感受到指尖擦过一朵花瓣、或者有柔软的花瓣轻轻地擦过了宇宙,积木,幼时用手搭建起的彩色的高塔,白色的线条颤抖着组成各种形状。他的耳边有滋啦滋啦的声音,就像那个绿发的...

+

红桃馅饼

共旦/文
无cp向

  “它叫什么名字?”

“咪咪。”

“所有的猫都叫这个名字。”

“全名是米拉尔沃斯•米都斯卡亚,简称咪咪。”

   穿着藏青色袍子的黑猫窝在柜台上,它有些懒散地看了眼正把红桃点心端给客人的拉玛,张嘴打了个哈欠。

   红桃馅饼很小,或许还不够那个女孩儿吃上两口,他该想到的,不过偶尔捉弄一下她——在他们还没再一次相识之前——也不失为一件有趣的事。他刚研制出这种点心的时候,她嫌弃地用食指戳了戳,然后伸手把盛着这个红桃点心的方碟推到拉玛面前:“米拉尔奇莲,说真的,10块钱,这么小,简直就是敲诈。”而现在她有些讪讪地看着他...

+

渡我

原创,还是mcs企里的柒

其实这篇写的并不好,不如说是有很多地方都怪怪的,但这孩子我真的,非常的爱她。

你疯了吗,柒。

白鸠子站在柒后面问她,声音有点颤,是害怕又少一个同伴。你疯了吗,白鸠子又问一遍,音调提高了些,她看见柒穿着的黑色卫衣上出现几块深色的濡湿的痕迹,覆着右臂的衣料被刀刃划开一条口子,血正是从那儿出来的。白鸠子上前去,想把她从满是血污的战场里拽回来,至于为何,她又是想不清楚。

刚遇到柒的时候,对方便是这么一番对谁都爱搭不理的样子。银白色的短发遮去大半表情,倔强的仿佛一头牛——这似乎不是个什么好比喻。开始的时候白鸠子和其他人都以为是她不愿和他们一道,加之又没有言语的能力,所以...

+

© 谁与共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