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 HEAD LOVE

cp:爆豪胜己x轰焦冻(爆轰注意)

瓶颈期,写个短打自己爽一下。
人类爆豪x吸血鬼轰。

瓦尼塔斯的手记paro,←顺便卖个安利,真的好看。

》》

       “来吸我的血吧。”

       敞开的领口,不算白的脖颈,轰焦冻被爆豪伸直的手臂困在了鎏金的围栏上,腰被咯着的感觉不算好,但更让人难耐的是只需往前仰头便可触及的血液。

       眼前总是皱着眉一脸不耐烦的人,露出了一副挑衅的表情。明明是个人类,...

想玩MHA的hp paro……感觉很难(。)

私心一下蛇院轰()

记忆和自我总是靠不住的东西。比方说雷狮总觉得卡米尔自幼便总是跟在他的身后,从八、九岁的年纪到现在十八岁,他的蓝眼睛和隐秘的脚步声总在自己的斜后方,不前进也不会落后。他想起初见、想起斜阳,想起女仆失手打碎的瓷瓶,然后每当雷狮回头时,卡米尔如同茫茫大海里的灯塔一般穿过迷雾带他回到自己的曾经。那种感觉,仿佛是在潮湿森林里迷了路的旅人伸手从行囊里找到了家人的旧照片,于是有光自那方向而来,让他明白自己还有归处。

牵牛花凋谢之时

Cp:爆豪胜己x轰焦冻无差

一个不太能看出来的校园pa

后来爆豪胜己时常想起那天下午,没有由来的,仅仅是想起了那双眼睛,于是回忆便接连而来,纸片一般呼啦啦作响。

那是一双一黑一绿的,仿佛藏匿了两个灵魂一般的眼睛,他无法遗忘的眼睛,轰焦冻的眼睛。

他和轰焦冻是刚文理分科那会儿认识的,同一个班,凑巧又成了同桌。不过实际上哪有什么凑巧,所有的可能性在明亮的空间里颤抖,最后也终将导向同一个结果——他们相遇。没有多开支路,一条道走到底,不存在开放性结局。当时爆豪十七岁,什么谦恭温和全藏在了尖锐的外壳儿里边。偏偏却又遇上了轰焦冻,彼时轰焦冻面上不显山不露水,一双眼里只有他自己的倒影。你能想象遇到万...

忘れよう


我也不知道这句日语是不是对的,错了再改。

多米,你梦见过我吗?
残破的身体、血、诺,和你。

似是另一世界一般,金色的光点漂浮空中。多米尼克把身子斜倚在窗边,深红色的厚重窗帘拉开,透过悬挂着青翠植株的窗台,视线到了很远的地方。路易坐在树枝之上,手里是一本翻开的书。

时间、过去与未来、难以察觉的现在。一切可能性在一片广袤的空间里颤动。路易放下书朝她轻笑,然后记忆被锈色铺满。多米尼克长吁一口气,似是叹息,出口却又成了一声旋即散去的低笑。掩住眼眸的手掌,她伸懒腰一般往后倚着——仿佛想要自那明亮的窗口一跃而下一般。

“哎,多米,”是他惯有的,藏着些恶作剧意味的语调,“你这个发型真蠢啊。”

她的哥...

[AOTU/雷卡]好梦留人睡

共旦/文

所谓星轨即是——?

如同梦一般的轨迹,无色的宇宙的纹路,与梵高所绘的不同的,行星的未来,或是过去,或是未来的未来。

人们往往相信自己所见的,所谓眼见为实,然而有时它并不为真实且,“所谓真相,其实是最没用的东西吧。”雷狮如此说到。他向来是被人称作叛逆的,这般发言也即是情理之中。他斜眤着,比他小上几岁的卡米尔并未做出回应,只是坐在他身边出神的盯着眼前被夜色模糊了的地平线。他们一齐坐在一块浅灰色,在夜色下反射着光的石头上,脚离地面一二十厘米,红围巾搔着雷狮撑在身后的手背,怪不舒服的,于是他凑近卡米尔,顺势把手抬起复压到了刚刚碍着他的围巾上边儿。

“哎卡米尔,想什么呢?”

于是他的...

© 谁与共旦|Powered by LOFTER